2013年8月14日 星期三

[好書推薦] 海龜特訓班 by 麥可.柯佛(商智文化出版)



一個華爾街傳奇人物,成立「海龜操盤特訓班」傳授交易技巧,並提供個人資金,讓他的弟子實際操盤落實所學,結果他的子弟兵也因此變成富翁。究竟這個特訓班的名堂是什麼?

這是個將一群雜牌軍學生訓練成百萬交易員的故事,當中很多人都缺乏華爾街的工作經驗。這些學徒幾乎是立刻被丟入火坑,面臨賺錢的挑戰,賭注以百萬美元計。他們嘗試的不是在紐約市街頭賣冰淇淋,而是交易股票、債券、貨幣、石油及其他數十種市場,藉以賺進數百萬美元。 

故事顛覆人們在大眾文化裡小心翼翼打造的華爾街傳統成功印象:檯面上的小人物無法打敗市場。 

如果不是我隨意揀起一九九四年七月號的《金融世界》雜誌,看到上面刊載的〈華爾街頂尖玩家〉特別報導,這個真實人生版的《誰是接班人》故事也不會出現在這裡。該期雜誌的封面上是著名基金經理人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在下西洋棋;那一年索羅斯賺進十一億美元。報導列出一九九三年排名前一百名的支薪交易員,他們住哪裡、賺多少錢,以及大概的賺錢方式。其中索羅斯是第一名,第二名朱利安‧羅伯森(Julian Robertson)賺得五億美元。 


意外的是,其中一人剛好就住在維吉尼亞州瑞奇蒙城外,離我的住處只有兩小時車程:榜上第二十五名是奇瑟比克資本公司(Chesapeake Capital)的傑瑞‧帕克(R. Jerry Parker, Jr.),他剛賺了三千五百萬美元。帕克還不到四十歲,他的簡介裡說他是理察‧丹尼斯(這是誰啊?)的門生,並提到他被訓練成一隻「海龜」。(什麼跟什麼呀?)簡介中提到,帕克二十五歲時是個會計師,在一九八三年加入丹尼斯的訓練班,學習其「趨勢追蹤系統」(trend-tracking system)。 

一般的觀念大多認為,成功的唯一途徑是到紐約、倫敦、香港或杜拜的八十層玻璃帷幕高樓工作,這顯然錯得離譜。帕克的辦公室是在一個完全名不見經傳的地方,距瑞奇蒙城外三十哩的馬納金薩伯。讀完雜誌後,我開車到他的辦公室,看到那裡毫無贅飾,我坐在停車場裡想:「一定是在開玩笑,這裡就是他賺那一大筆錢的地方?」 

看到帕克的鄉下辦公室,對我來說簡直有如一次電擊,永遠破除了「地點」的重要性。指導帕克和其他學徒的這個丹尼斯,究竟是何方神聖? 

理察‧丹尼斯這個顛覆傳統的人,是芝加哥的投機交易員,不隸屬於大型投資銀行或《財星》五百大企業。正如「在地人」在芝加哥交易廳最愛說的,丹尼斯是「賭上他的身家」。一九八三年,當時他三十七歲,已經用幾百美元的本錢賺進數百萬美元。還不到十五年,丹尼斯就如他所願達成此成就,而且未經正式訓練或其他人的指點。他冒著經過計算的風險,利用槓桿原理賺取巨額財富。雖然媒體對他的財富淨值多所揣測,他仍刻意避免讓其曝光。「我覺得公開財富不是很得體的行為。」丹尼斯說。 

雜牌軍操盤四年來 每年獲利至少達一倍 

他覺得只要經過適當的教導,任何人都能學會如何交易。他的合夥人威廉‧艾克哈特(William Eckhardt)不同意他的看法,這個實驗就在兩人的爭論下誕生。一九八三至八四年,他們招募了一群有意願學習的交易員學徒,並且教他們兩門交易「課程」。為什麼叫「海龜」?那只是丹尼斯給學生們取的暱稱。他曾經到新加坡參觀過一座培育海龜的農場,一大缸動來動去的海龜啟發了他:「我們要像新加坡人培育海龜那樣,培育交易員。」 

在一九八三年秋季及一九八四年,他的公司C&D商品公司(C&D Commodities)編列一萬五千美元預算,在《華爾街日報》、《霸榮週刊》(Barrons)及《國際前鋒論壇報》(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刊登分類廣告徵求受訓者。饑渴的求職者們看到: 
C&D商品公司 
理察‧丹尼斯交易員團隊擴編 
誠徵商品期貨交易員 
歡迎申請 

丹尼斯先生與合夥人將以其獨門交易觀念訓練一小群應試者。…… 

錄取的準學員們回想起自己的震驚時,難以相信他們受邀拜在芝加哥最偉大的現任交易員門下,用他的錢交易,並從利潤中分一杯羹。 

丹尼斯相信自己的交易能力並非天賦,他覺得市場就像「大富翁」遊戲,並且認為策略、規則、勝率和數字,都是客觀且可以透過學習獲得的。而他的入門先修課,就是對金錢的適當看法。他不像大部分人把金錢單純當成在賣場裡買東西的工具,而是把金錢視為計分的方法,美元、美分等對他似乎不存在情感的牽絆。 

丹尼斯的學生們,其上一份工作包括高緯物業(Cushman & Wakefield)警衛人員、卡特皮勒曳引機公司(Caterpillar Tractor)業務員、柯林斯商品公司(Collins Commodities)經紀人、格朗德連鎖西餐廳(Ground Round Restaurant)副理、AG貝克投資銀行(A.G. Becker)電話內勤人員、帕洛米諾俱樂部(Palomino Club)酒保,以及紙上遊戲版「龍與地下城」(Dungeons and Dragons)的設計者。有名學生還直接說他的狀態是「無業遊民」。通過最後篩選的人,先前工作經歷更是普通:廚房人員、教師、監獄輔導員、郵差、會計助理及服務生。 

丹尼斯和艾克哈特只花了兩星期,教導他們的學生交易債券、貨幣、玉米、石油、股票及其他一切標的所需要的每件事。他們的學生並未學習如何在交易廳裡那充滿尖叫的搖滾區,以狂亂的手勢進行交易,而是在安靜的辦公室裡,沒有電視也沒有電腦,只有幾具電話。 

完成課堂指導之後,每個學生都獲得一百萬美元以供交易,他們可以分到一五%的獲利,八五%則歸丹尼斯所有。他的獅子大開口並不令人訝異,畢竟用的是他的錢。 

丹尼斯許多學生接手後四年來賺的錢,每年獲利可達一○○%甚至更高,真可說是超大型印鈔機。比起一九八○年代初期的成功,更重要的是其中三位參與者目前的紀錄。在實驗結束之後許久,艾克哈特與兩位丹尼斯的舊門徒,傑瑞‧帕克和保羅‧雷霸(Paul Rabar),在二○○七年經手的資金就超過三十億美元。他們現在的交易風格仍非常類似當初那段日子。 

丹尼斯的海龜實驗證明,在一切條件相同下,他的學生能學會以交易賺進數百萬美元。 

順勢操作的哲學 嚴格遵守規則,不下判斷 

海龜們被訓練成順勢操作的交易員,簡言之,就是他們需要「趨勢」才能賺錢。順勢操作者永遠在等待市場動起來,然後追上去,搭上主要趨勢,不論上或下,都以獲利為目標。 

海龜們被訓練為如此,因為在一九八三年,丹尼斯知道最管用的東西是「規則」:「其他大部分不管用的東西就是判斷,看來整體而言較好的部分便是規則。你不能一早起床就說:『我想要擁有關於市場的直覺。』你會得到太多判斷。」 

發明順勢操作的並非丹尼斯和艾克哈特。從一九五○到七○年代,有一位重量級的順勢交易員,多年保持著正績效,那就是理查‧道前(Richard Donchian)。 

在一九六○年,道前將自己的哲學歸納為他所謂的「每週交易法則」,這套規則是不帶感情的實用主義:「當價格漲超過前兩個曆週的高點(合宜的週數隨商品而調整),就回補放空部位,然後做多。當價格突破前兩個曆週的低點,就了結多頭部位,並且放空。」 

海龜們遵守的核心定理和偉大投機者們相同: 

「不要讓心情隨著你的資產而起伏。」 

「堅持到底,保持冷靜。」 

「不要以結果評斷自己,而要以過程來評斷。」 

「要知道當市場走上它要走的方向時,自己該怎麼做。」

「不可能的事時常有可能,而且真的會發生。」 

「每天都要弄清楚明天的計畫及預防措施。」 

「我可能賺到什麼?賠掉什麼?兩者發生的機率各是多少?」 

然而,這些耳熟能詳的勸告有更精確的說法。在訓練的第一天,海龜們必須在任何時刻都能回答這些問題: 

1.市場的現況如何?2.市場的波動性如何?3.交易用的資產有多少?4.交易系統或交易傾向為何?5.交易員或客戶的風險趨避度如何? 

市場的現況如何?意思很簡單:「目前交易標的的價格為何?」如果微軟今天每股成交價為四十美元,那就是市場的現況。 

市場的波動性如何?海龜們,必須知道各市場一天中的上漲和下跌幅度。如果微軟平均成交價為五十,但某一天介於四十八和五十二之間震盪,那麼海龜們受到的教誨便是該市場波動幅度為四。用來描述一日波動性的行話,他們會說,微軟的「N值」是四。波動性較大的市場通常風險也較高。 

交易用的資產有多少?海龜們必須隨時知道手上有多少錢,因為他們即將學到的每一項規則,都要依當時的帳戶大小而調整。 

交易系統或交易傾向為何?艾克哈特指示海龜們,在開盤前就必須擬定買進和賣出的作戰計畫。他們不能說:「好,我手上有十萬美元,我就隨意拿五千塊出來交易吧。」他們被傳授的是一套精確的規則,告訴他們要根據價格變動,在任何市場中決定何時買進或賣出。海龜們有兩套系統,分別是系統一(S1)和系統二(S2),以這兩者掌控進出場。S1基本上是說,每當價格創二十天新高或新低時,就買進或賣出。 

風險趨避度如何?如果帳戶裡有一萬美元,應該把那一萬美元全押在Google股票上嗎?不對。如果Google突然下跌,很快就會把一萬美元輸光。他們應該只壓一萬美元的一小部分,因為他們不知道交易會不會照自己的希望發展。小幅壓注(例如:一開始壓一萬美元的二%)能保他們不出局,隔天再接再厲,永遠等待下一波大趨勢出現。 

堅守原則不受干擾 厲行獲利加碼、虧損減碼 

丹尼斯和艾克哈特要求海龜們要有同樣的反應,「你並不特別,並不比市場來得聰明,所以要遵守規則。無論你是誰、多麼有頭腦,都不會使一堆黃豆有所不同。」丹尼斯很清楚,要能日復一日遵守規則、正確行動,必須有堅定的意志:「要遵守好原則,不讓恐懼、貪心與期望干擾交易,這一點很難做到,相當於是在人性之河中逆流而上。」海龜們必須有信心徹底遵守所有規則: 

面臨同樣機會必須以同樣方式交易,不要受個人感覺所干擾。 

假設有兩位交易員約翰和瑪麗,在各方面都完全相同,有著同樣的風險趨避度,使用同一套系統。兩人只有一個小小的不同點:約翰的錢多出五○%。之後約翰決定去度個假,當他在南灘(South Beach)享樂時,瑪麗賺進五○%。現在他們手上的錢完全一樣了。他們如何、為何拿到一樣的錢並不是重點,對約翰來說是對的做法,對瑪麗同樣也是對的。 

海龜們不能說:「我在一段時間賺到一些錢,所以現在可以做點不同的事。」無論如何都必須採取同樣的步驟。如果海龜們的原始資金是十萬美元,但現在只剩九萬,他們仍必須依據現有的錢做交易決策。如果海龜們應當要拿交易本錢裡的二%冒險,他們就要拿現有九萬美元的二%,而不是原本十萬美元的二%。 

海龜們被教導不要執著在哪一個月或哪一年裡,哪個市場會賺、哪個市場會賠。他們要學會無知,接受無論哪個市場趨勢帶來的機會。 

同樣的原則也用來看待「損失」。例如:當海龜們被教導必須在小損失時出場,因為他們不知道到底會跌多深,於是便出場。他們不想要的是,看著一開始的小損失說:「我有十萬美元的微軟,現在是九萬,所以我現在要追加一萬買微軟,因為它現在便宜了。」 

丹尼斯說,追加賠錢部位就像小孩子已經被爐子燙了一次手,卻又把手放回爐子上,只為了證明爐子真的會燙人,這是錯的。 

海龜們被教導為不要太在意自己何時進場,要煩惱的是何時出場。 

丹尼斯不斷將教學主題帶回虧損:「厭惡虧損的交易員是入錯行了。」海龜們應該要說:「我想要買進或賣空移動中的市場,不論是往上或往下,因為移動中的市場傾向繼續移動。」如果市場上漲,那是件好事;如果市場下跌,那同樣是件好事。丹尼斯和艾克哈特希望海龜們從兩者都能獲利。 

不要想預測往上或往下的趨勢會持續多久,不可能會準的。 

艾克哈特為海龜們舉了個例子:市場快速移動越過他們應該要買進的點,但不知何故錯過了,於是他們坐待「折返走勢」,正當他們等待一個便宜的買進價格時,市場繼續狂漲。艾克哈特說:「推論現在太貴不能買的誘因很大。如果你現在買了,就會有一個太高的初始價格。然而,這筆交易是迫切必要的。交易做了之後,初始價格不會像你想的那麼重要。」 

投資家布萊德利‧羅特,被稱為丹尼斯旗下的首位投資者說: 

理察‧丹尼斯的天才喝采。這項計畫組織得很好,把重點放在紀律,交易感覺上是好是壞其實無所謂,他們只是必須這麼做。這是一套非常、非常簡化的順勢系統,擁有十分積極的模板,以加碼獲利部位、減碼虧損部位,能夠表現得極為成功的,都是那些只求遵守規則、不會脫軌的人。 
(本文摘錄自前言、一、四章) 


柯佛簡介 為暢銷書《順勢投資》(Trend Following)的作者,該書已被譯為6種語言版本。柯佛經常發表有關交易主題的論述,同時是「海龜交易員網站」(TurtleTrader.com)執行編輯,該網站專門提供海龜幫成員的相關新聞與討論。

以上節錄自 商周網站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