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14日 星期三

[神人傳記] 商品交易傳奇人物:理察‧丹尼斯。 (節錄自金融怪傑)

理察‧丹尼斯是在1960年代末期踏入商品交易行業的。當時,他只是交易所營業廳內遞單的小弟,賺取微薄的薪水。1970年夏季,他決定自立門戶,於是向家人借了1600美元,在美中交易所(Mid America Exchange)買了一個會員席位。

美中交易所是一個小型的交易所,合約規模小於其它各主要交易所。不過,由於其每筆合約金額較低,因此比較能夠吸引資金較少的掮客與投機客。對剛出道而且擁有資金不多的丹尼斯來說,美中交易所是再 適合他不過的了。此外,美中交易所也是丹尼斯唯一能買得起會員資格的交易所。 


美中交易所的會員資格花了丹尼斯1200美元,他的可運用資金因此只剩下400美元。說來令人難以置信,丹尼斯最後竟然把這筆小額資金變成一筆約為2億美元的財富。套句他父親說的話﹕“我們這麼說好了,理察很會運用這400美元。” 




堅守原則的傳奇人物 


儘管丹尼斯是一位頂尖的交易員,他也經歷過幾次重大挫敗。其中一次是在1987年底到1988年初,丹尼斯基金損失的金額高達50%,而他私人的帳戶也遭逢相同的命運。正如他寫給投資人的公開信﹕“我個人的損失與您所遭遇的損失一樣慘重。” 

也許這就是丹尼斯成功的原因,即對於重大挫敗絲毫沒有情緒化的反應.很顯然地,他已經能適應遭受重大挫敗,並視之為交易生涯中較大的漣漪而已。他在這段期間的信心絲毫沒有動搖,深信 只要堅守自己既定的交易策略,一定會出現轉機。若非我已獲悉他正處於低潮,單憑他在接受訪問時表現出來的自信,我一定會以為他當時還在賺錢而不是賠錢。 

丹尼斯本人一點也不像百萬富豪,他的節儉生活在商品交易界中早已有口皆碑。事實上,他唯一符合百萬富豪的行徑,是他在政治與慈善事業方面的一擲千金。丹尼斯是羅斯福美國政策研究所的創辦人,該個心是自由學派的智囊團。丹尼斯本人則主張美國政府應對富有的美國人課重稅。 儘管丹尼斯熱衷政治,他在政治方面的成就卻遠不及商品交易。 

當初我在列舉訪問對象時,丹尼斯是首先浮現在我腦海的幾個名字之一。他早就是交易行業中的傳奇人物,本書中所訪問的其他著名交易員都對他推崇備至。 

為了這次訪問,我與丹尼斯的助手頻頻接觸。我把訪問計劃拿給他看,他則告訴我,他會向丹尼斯報告,然後再通知我。一個星期後,我接到電話,他通知我可以在下個月的某一天撥出一個小時與我會面。我向他解釋,我大老遠跑到芝加哥,完全是為了採訪丹尼斯,一小時的時間實在太少。他的答覆卻是丹尼斯只能給我一小時,言下之意是要不要隨便。最後我只好同意,不過仍然希望如果訪問氣氛良好,丹尼斯也許會多給我一些時間。 


為人嚴謹杉杉有禮 


訪問的當天,我比約定時間早五分鐘到達丹尼斯的辦公室,丹尼斯則是準時赴約。他彬彬有禮地與我握手,並向我道歉說他可能會在接受訪問時,偶爾看一下商品行情顯示幕。不過,他向我保證,這樣的行為絕不會妨礙採訪的進行。 

在訪問開始時,雙方都有一些緊張。在我這一方面,是擔心一小時時間不夠。至於丹尼斯,我想到是因為天性羞怯的緣故。不過,在5到10分鐘後,雙方緊張情緒就消失了,氣氛變得融洽,訪談也入佳境。 

45分鐘之後,我猜想丹尼斯可能會因為雙方談得相當融洽而多給我一些時間。可是結束的前10分鐘,他對我說﹕“我大概還有10分鐘可談,假如你有比較重要的問題,可以先提出來。”我依言照辦。10分鐘之後,丹尼斯斬釘截鐵地告訴我﹕“我想時間到了,謝謝你。” 

我來不及對丹尼斯提出的問題,主要是有關他在政治方面的經歷,例如參議院舉行聽證會調查丹尼斯涉嫌操縱黃豆市場,以及美國羅斯福政策研究所和丹尼斯所熟識一些政治人物的事。這些題材一定頗具吸引力,不過由於和本書主旨不合,因此,我只選擇與交易有關的問題向他討教。 

訪問結束前,我打出我的王牌,我說﹕“我們還沒有談論你的政治生活。”丹尼斯則以四兩撥千斤的方式,輕而易舉地化解了我的攻勢。他說﹕“讀者對這一方面不會有興趣的。”然後,他起身送客。六星期之後,我要求再度採訪丹尼斯,本書中有關丹尼斯基金遭到重大損失的部分,便是出自第二次的訪問。 

在第二次訪問的一個月之後,丹尼斯宣布退休,專心從事政治工作。從此以後,丹尼斯是不是永遠不會再涉足商品交易?也許吧?不過也很難說。 

問﹕你當初是如何踏入商品交易這個行業的? 

答﹕高中畢業後,我就在一家交易所打工,充當業務員,當時我的周薪是40美元。可是,我試著從事交易,經常在一小時之內賠掉一周的薪水。不過,現在回想起來,這些錢與我所學到的交易知識相比,實在是微不足道。 


追求成功的強烈意念 


問﹕聽說你在不滿21歲的時候,就和令尊去交易所。他在場內,你則在場外打手勢指示他如何交易。 

答﹕那是1968年與1969年的事情。我父親擁有交易所的會員資格,可是他對交易懂得不多。我們這麼做只是因為我想去交易所,可是年紀又不夠進入場內。在年滿21歲的當天,可以說是我父親最快樂的日子,因為他說﹕“我實在不喜歡帶你去交易所。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全都是你的主意。” 

問﹕你打手勢,令尊下單,這樣是不是很不方便? 

答﹕是的,我們經常虧錢。 

問﹕不過,你們也不致於賠得太多吧?畢竟你們的交易量很少。 

答﹕在那段期間,我大概賠了幾千美元。 

問﹕你認為那段時光值得嗎?你在那段期間也學到不少東西吧! 

答﹕是的。根據經驗,我要奉勸剛出道的交易員(雖然這是老生常談)在踏入商品交易行業時,心裡一定要有最壞的打算。 

問﹕你知道若干交易員早期很成功,卻可能在日後失敗的事嗎? 

答﹕我很早就注意到這類交易員。對這些交易員來說,他們不在意第一筆大交易是否成功,反倒十分關心第一筆賺錢的交易是因為做多還是放空。他們日後可能因此就一直堅持做多或做空。其實做多與做空是同樣重要的,你絕不可以特別鐘愛任何一方。如果犯下這種錯誤,你的交易一定不會很成功。 

問﹕是誰使你如此具有信心,能以微薄的資本進入美中交易所從事交易?老實說,只要稍有差錯,你就可能血本無歸。 

答﹕美中交易所的好處是商品合約金額小,即使虧損也賠不了大多。至於說信心,我不知道當時我是否有信心。我從事商品交易的動機,和其他許多交易員一樣,衹是受到一股追求成功的意念趨使。 


分散風險‧順勢而行 


問﹕大部分交易員在從事交易的第一年都不怎麼順利。可是,你在第一年就相當成功,這是如何辦到的? 

答﹕我當時做對了一件事,那就是即使資金很少,我也不會全部投入一筆交易。另外,我的運氣也不錯,正好趕塔上1970年玉米收成量大減,導致玉米價格暴漲的列車。 

問﹕搭上這班列車完全是靠運氣,還是因為你有遠見? 

答﹕我想是我較有遠見的成分大。當時我對交易的概念還不十分清楚,不過我至少學到一個正確的觀念 - 順勢行動。記得周五那一天,谷物市場收盤創下當年的新高價。我相信 ,我到現在還是如此相信,應該跟隨市場走勢行動,走勢越強,越應如此。我記得自己在當天臨收盤前買進幾口玉米、小麥和黃豆期貨。結果在隔周一,這些合約都因為玉米欠收的報導而告漲停。 

當然,如果我的判斷正確,那麼即使玉米欠收的情況沒有發生,我也會靠這筆交易賺錢,只是從400美元變成2000美元的時間會拉長而已。總之,我並不是隨便猜的,而是靠著正確的交易觀念 ,順勢而行,才獲致成功的。 

問﹕在這筆交易中,周五市場行情漲勢強勁是否就是下周行情的指標? 

答﹕是的。最起碼你不應該在市場收盤上漲時放空,或是在市場收盤下跌時做多。 

問﹕我很奇怪你竟然捨得放棄交易,而到研究所念書。 

答﹕早在1970年夏季之前,我就申請要到研究所就讀。可是,我在那年夏季短短三個月的時間,就靠交易賺了3000美元,使我實在難以忘情於交易。結果我只在紐奧良州的土蘭市待了一個星期。 

問﹕從那時候開始,你就成為全職的商品交易員嗎? 

答﹕是的。 


情勢不利更須審慎 


問﹕談談你印象最深刻的交易經驗? 

答﹕在我離開研究所以後的第一年,有一天我作了一筆非常糟糕的交易,害我損失了300美元。由於我當時的資本只有3000美元,因此這對我來說實在是一筆相當大的損失。我為了賺回這筆損失的金額, 於是又加碼,仍持有原部位,結果又賠了。可是,我還是不甘心,於是第三度加碼,結果仍然是賠。到當天結束,我總共賠了1000美元,亦即我資本的三分之一。 

有了那次經歷以後,我學會要在遭逢重大損失時,乾脆出場回家睡覺,隔一段時間再考慮進場。所謂旁觀者清就是這個道理。現在回想起來,如果我當時的交易策略預先考慮到可能遭逢損失的風險,我就不會輸得那麼慘。 

問﹕如此說來,那次經驗使你以後不會再犯下如此嚴重的錯誤。 

答﹕一點也沒錯。我學到不要為賺回損失而加碼的觀念。另外,我也了解到當自己遭遇重大損失時,情緒會大受影響,並導致判斷錯誤。因此,在遭逢重大損失時,應該隔一段時間再考慮下一筆交易。 

問﹕我想這次經驗的教訓是﹕“當情況不利時,別急,慢慢來。” 

答﹕是的。你必須把損失減到最低,盡可能保護自己的資本,在最短的時間內扳回最大的利潤。你絕不能把資本押在一筆不是十分理想的交易上。 

問﹕讓你首次嘗到大獲全勝滋味的,是不是1973年的黃豆大多頭市場? 

答﹕在我那一年的黃豆市場上賺了一大筆錢,讓我有足夠的資金於第二年進入芝加哥商品交易所。不過,我並不是靠做長多而獲利的。當時,我是場內交易員,經常搶短線,當時市場交投相當熱鬧,正適合我槍進殺出。 

問﹕這麼說來,你的成功並不是靠順勢而行的交易策略,反倒像是偏重投機性交易? 

答﹕當時有許多人擔心市場行情已經漲過頭,因而提前下車,甚至在幾乎能確定第二天市場會跳空漲停也如此。我則會在他們賣出時進場。 

問﹕聽起來好像很容易得手。 

答﹕其實也有一些風險,不過只要你順勢而行,就不會有什麼大問題。 


問題市場趨向多樣化 


問﹕從事交易許多年,你是否在某一年陷入低潮?你是否曾經因為對某個市場走勢判斷嚴重錯誤,而導致你在那一年的交易蒙受重大損失? 

答﹕交易陷入低潮通常是所有商品市場的走勢對我不利或圖表出現許多技術性假突破所引起。但是,只要有某一個市場走勢有利於我,我通常都有辦法轉危為安。 

問﹕你曾經在哪一年陷入交易低潮? 

答﹕對我來說,1978年實在不適合我從事交易,因為我當時正處于從場內交易員轉變為一般交易員的轉換期。我對這兩者的區別根本毫無概念。 

問﹕你是在1978年開始成為一般交易員的嗎? 

答﹕1977年我還是場內交易員,不過在1978年,我就完全脫離場內交易員的生涯了。 

問﹕如此的轉變,是否就是使你日後偏重長線交易的原因? 

答﹕基本上,我是在1978年才想成為一般交易員的﹔同時也才吸收了做長線的觀念,在交易所場內進行交易比較方便下單,因此容易做短線,可是要在場外從事交易,就無法享受到這種便利。此外,場內交易員可以憑藉場內的氣氛與現場情況來決定買進或賣出,可是坐在辦公室 裡,就只能靠觀看市場行情顯示幕來作決定了。 

問﹕那麼你為什麼要做這樣的轉變呢?老實說,你當時是一位相當不錯的場內交易員? 

答﹕我在1970年剛出道時,市場上還沒有匯率、利率、黃金等商品期貨。可是,到1978年時,這些商品已經出現,例如匯率期貨交易便是在1974年登場的,我無法忽視它們的存在。 

問﹕這麼說來,你是由於想在較多的商品市場上從事交易,才放棄只能在單一商品市場進行交易的場內交易員生涯? 

答﹕是的。在我剛出道的時候,並沒有這麼多的交易機會。 


訓練交易員,成效驚人 


間﹕我知道你曾經要組織交易員訓練計劃,這是哪一年的事? 

答﹕我在1984年初曾經訓練過一批人,1985年初又訓練了一批。 

問﹕這項計劃的動機是什麼? 

答﹕我有一個從高中時代開始便是朋友的合夥人。我們兩人經常意見不合,其中一項爭執是,成功交易員的交易技術是否可以簡化為一套規則(這是我的看法),還是每一位成功的交易員都具有一些難以言喻,而又神祕的特質。我們經常為這個問題爭論不休 。後來,我惱火了,於是說﹕“我有方法可以一勞永逸地解決這個問題,我們找一批人來訓練,然後觀察訓練的成果。”他同意了我的方法。 

老實講,這套訓練計劃是一項實驗。我們盡可能把我們所知道的交易技術傳授給他們,我也設法把我所知道的一切予以規則化.實驗的結果證明我是對的,我並不是自誇,這套訓練計劃的成效確實驚人。 


決心毅力乃成敗之關鍵 


問﹕你是說你的觀念是,只要是正常人,都可以經過訓練而成為高明的交易員? 

答﹕不是。我們嚴格篩選出一批我們認為適合做交易員的學員。我們當時收到1000份應徵信,從中選出40位來面試,然後再從這些人當中挑選10位出來。 

問﹕你們是根據哪些來篩選的? 

答﹕我們能不能不談這些。因為假如我告訴你其中的一項條件是要具有棋士的特質,我想我們以後會收到一大批棋士的應徵信。 

問﹕聰明是不是主要的條件之一? 

答﹕聰明只是交易員的特質之一,但並不是絕對的要件。 

問﹕你是否介意把自己壓箱底的絕活全部傳授給別人。 

答﹕當然。不過,我不像大部分的交易員,認為大家都知道的交易策略就根本不算是交易策略。其實只要方法正確,就算對交易只有大略的了解,也能成功。我常常說,報紙刊登的交易技巧,根本就沒有幾個人會照著做。總體而言,交易成敗的關鍵在於決心與毅力。幾乎人人都能列出我們所傳授的80%的交易規則,可是他們卻無法教人在市場情勢不穩定時如何堅定這些規則。 

問﹕訓練時間有多長? 

答﹕非常短。在第一年,經過兩周的訓練,我們就要他們實際從事一個月的交易,觀察訓練成長。在第二年,我們更把訓練時間縮短為一周。 

問﹕總共有多少位學員? 

答﹕總共有23位。 

問﹕他們的成績如何? 

答﹕我們淘汰了三位表現不理想的學員。至於其他20位學員的平均年投資報酬率都在一倍左右。 

問﹕你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傳授給學員,不就等於是製造了20個翻版的理察‧丹尼斯嗎?他們的交易手法是否會與你相同。 

答﹕我們之間仍然會有相當大的差異。因為我們會在課堂上不斷提醒說﹕“我們會把我們成功的交易方法教給你們,不過你們必須加上自己的判斷和個人的操作風格。” 

問﹕這批經過調教的交易員目前總共有多少資金供他們運用? 

答﹕如果包括逐年投入的資金和所賺到的利潤,目前大約每個人有200萬美元。 

問﹕最初每個人有多少資金? 

答﹕10萬美元。 

問﹕我聽說你稱呼這批交易員為“龜”。這是非常有趣的稱呼,請問當初為什麼會用這個名稱? 

答﹕在決定從事這項訓練計劃時,我剛從遠東回來。我後來向別人提起這項計劃時,無意間說道﹕“要培養交易員,就得像新加坡人養龜一樣。”我在遠東訪問時,曾經在新加坡參觀龜養殖場,這家養殖場裡有數以千計的龜,令我印象深刻。 


分析及檢討每筆交易 


問﹕運氣在操盤中所扮演的重要性有多大? 

答﹕以長期來看,運氣根本不重要。我認為沒有一位交易員能靠運氣而獲得成功。 

問﹕就單筆交易而言,運氣的成份就相當大了,不是嗎? 

答﹕其實這是一種假相。任何單筆交易的成功可以完全靠運氣,但這得從統計的角度來看。假如你的交易方法在每筆交易上的勝算是53%,長期而盲,你的獲勝率就是百分之百。如果要判斷兩名交易員孰優孰劣,就得花上一年時間的觀察才能下結論。 

問﹕你是少數幾個既能根據自己情緒,也能根據交易系統操盤的交易員之一。請問你是如何做到的?在從事交易時,這兩者之間如何取捨? 

答﹕專業交易員經常會下高明的決策,但是他們並不會想要做系統化的分析。例如大部分交易員做某筆交易而獲得成功時,他們並不會思考這筆交易為什麼成功?或是這筆交易運用的方法是否可以轉用到其他的交易上?而我正好相反,總是會對自己的操作分析。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如果你是在交易之前先進行分析的交易員,你仍然可能會因為缺乏實戰經驗,而無法做出完整的分析。還好我已經具有相當豐富的實戰經驗,因此我做的研究也比較能夠應用到現實世界。 

問﹕請你舉例說明缺乏實戰經驗對分析可能造成的影響? 

答﹕譬如說我設計出一套交易系統,它能夠告訴我每筆交易的停損價位,當然這個價值正好也是其他人所設的停損價位。可是,在現實的市場中,設定與別人相同的停損價格並不是高明的作法。此外,透過交易系統所得到的資訊,總會與現實市場略有出入。如果不做修正,這套系統充其量也不過是紙上談兵而已。 

問﹕你剛才提到根據自己的交易過程設計一套交易系統。你是以自己的筆錄還是只憑記憶來設計交易系統。 

答﹕我會把我所觀察到的一切記錄下來,然後進行研究分析,此外,我也會檢討我的每筆交易。 

問﹕你認為交易員應該如何記錄自己的交易,並改善交易技巧? 

答﹕其實交易員大都不願意回想當天交易的情況。如果當天操作得很順手,我會如此。但是如果當天操作得很不理想,我就會自我檢討,找出癥結所在。當操作不順手時,交易員不應該保有鴕鳥心態,一心希望轉機會出現。 

問﹕你是說最不順手的交易,其實是最應該檢討的? 

答﹕是的。不過,我並沒有這樣的問題,因為我平常就非常注意自己的每一筆交易。 

問﹕假如市場出現了某種狀況,你的經驗與直覺告訴你應該這麼做,可是交易系統卻指示你做完全相反的動作,你會怎麼辦? 

答﹕假如經驗與交易系統告訴我完全相反的兩種作法,我什麼也會不做,一直等到衝突解決之後才行動。 


沒有不可能發生的狀況 


問﹕如此說來,假如你的經驗告訴你,目前是做多的時機,而你的交易系統卻指示你做空,在這種情況下,是否還會做多? 

答﹕遇到這種情況,我可能什麼也不做,而靜觀其變,同時我也會就這種衝突進行分析,以找出導致衝突的原因。不過,我要強調一點﹕從事交易,必須設想市場上最不可能發生的變化, 並預作準備。我做了近20年的交易商,不知經歷了多少次“市場上最不可能發生的狀況”。因此,千萬不要以為市場上以前不曾出現過的變化,以後也絕不可能出現。 

問﹕你的意思是說,不要太相信歷史? 

答﹕是的。 

問﹕可是,你是根據歷史的記錄設計交易系統的,這不是和你的觀念相抵觸嗎? 

答﹕看來如此,其實不然。一套優越的交易系統應該可以幫助你即時掌握市場行情的波動。假如你研究過1972年黃豆行請變動的軌跡,你可能會因此在每當黃豆上漲50美分之後出場,因為當時黃豆的漲幅從來沒有超過50美分。可是,從黃豆行情後來上漲8美元的情況來看,根據歷史而下的結論顯然是錯誤的。一套優越的交易系統,應該能夠讓你掌握到歷史以外的大部分行情變動。 

問﹕你是說不要讓自己未來的行動受制於以往的經驗? 

答﹕是的。市場以往變動的軌跡可以告訴你某種市況代表行情會上揚,或是代表漲幅有限,但絕不可能告訴你行情不會再上漲。 


設定停損點分散風險 


問﹕你從一名小交易員搖身變成超級交易員,而且目前所管理的都是投資人的資金。請問籌碼過多,是否會影響到你的操作?交易規模過於龐大是否會對你交易的成敗造成負面影響? 

答﹕當交易規模大到某個程度時,的確會對我造成影響。不過我認為,目前的交易規模還沒有到達這種水準。目前我所管理的客戶基金共有1億2000萬美元,我覺得當我所管理的基金是目前水 準的三倍時,才可能對我的操作造成影響。 

問﹕換句話說,你目前所管理的基金金額還沒有到達你能力的極限? 

答﹕是的。 

問﹕這是不是因為你用多種方式從事操作,才不會把所有的資金集中於某個市場上? 

答﹕是的。你必須考慮分散風險的問題。假如你只有一種交易策略,或者只是一個人做決定,你絕對無法管理一筆龐大的資金。但是如果你有多種交易策略,或是有一批人幫你做決定,管理 幾億美元的資金根本不成問題。 

問﹕你訓練交易員是否就是為了這個目的? 

答﹕其實我在實施訓練計劃時,根本就沒有想到這一點。不過,這套計劃確實為我的決策工作帶來許多便利。事實上,我們已經在考慮授權,讓部分接受訓練的交易員來管理客戶的資金。 

問﹕當你進行某一筆交易時,你要到什麼時候才會知道這筆交易是錯誤的?是靠什麼知道的? 

答﹕假如交易發生後一到兩周出現虧損,那麼這筆交易顯然是錯誤的。 

問﹕你從事交易是否會設定停損點? 

答﹕會。每筆交易都應該設定停損點,這是即時逃命的唯一方法。 


股市行情脈絡難尋 


問﹕請你談一談你的主要交易策略? 

答﹕順勢而行。這是一個相當簡單的策略,不過其重要性遠超過其他的交易策略。不論你使用何種方法從事交易,任何方法都必須保證你能順勢而行。 

問﹕任何一套交易分析系統都能輕易地指示出大勢所在,你有沒有其它特殊的方法偵測市場走勢? 

答﹕沒有。我只要發現大勢所在,就一定立刻行動,問題只在於行動時間的早晚而已。至於這一點,我會觀察市場對消息面的反應。如果市場行情在應該上漲的時候上揚,我就會盡早進場。如果市場行情在應該上揚的時候下跌,我則會在一旁觀望,等待大勢明朗化。 

問﹕各個市場之間的共通性有多大?譬如說黃豆市場的價格走勢與債券市場相類似呢?還是互不相干? 

答﹕即使不熟悉某個市場,我也可以在其中從事交易。 

問﹕如此說來,你是指各市場的特性其實相當類似? 

答﹕是的。如果有一套交易系統,它在黃豆市場與債券市場都無法發揮作用,我們就會放棄這套系統。 

問﹕請問股市是否例外?我是說,股市的特性是否與其他市場 不同? 

答﹕我認為股市比較特殊。 

問﹕為什麼? 

答﹕根據我的觀察,股市中各類股票價格波動的隨機性要比一般商品市場高,這也就是說,商品市場行情的波動比較具有趨勢存在,然而股市行情波動就很難找出脈絡。 

問﹕請你解釋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 

答﹕我認為股市中股票的種類太多,個股的基本面資訊也過份分散,不足以匯聚成整個股市行情的大趨勢,商品市場則恰好相反。 

問﹕在商品市場中,技術面的資訊基本上只包括價格、成交量與末平倉量等,然而股市的技術面資訊遠多於商品市場,例如還包括了各類分析指標。一般趨勢識別系統所能分析的資訊不多,是否就是無法運用於股市的原因? 

答﹕我不認為如此。我的看法是,一般趨勢識別系統之所以不適用於股市,是因為股價指數與各股行情之間的隨機性太強,而一般的趨勢識別系統根本無法消化個股股價變化的訊息。 

問﹕交易發生虧損時,你如何處理? 

答﹕減量經營。如果情況真的很糟,乾脆出場。 

問﹕你是否偶而脫離市場好幾天? 

答﹕一般來說是一到兩天,不過人的確需要一段緩衝期。這種情形就像投球,總要先有一些準備動作。 


市場變動無道理可循 


問﹕一般人對市場的最大誤解是什麼? 

答﹕誤認市場變動有道理可循。 

問﹕在技術分析方面,一般人最大的誤解是什麼? 

答﹕誤以為技術分析不比基本分析重要。 

問﹕你從事交易時,會參考別人對市場的分析嗎? 

答﹕不會。在訓練學員時,我總會問他們﹕“如果你根據市場資訊研判目前是買進的時機,可是你打電話給經紀商時,他卻告訴你他正在賣出,請問你這時候會買進、做空或者採取觀望態度?”學員如果對自己的判斷沒有信心,選擇了買進以外的答案,他就會被淘汰於訓練計劃之外。 

問﹕你為什麼要管理別人的資金?其實你只管理自己的資金就足夠了。 

答﹕管理別人資金的最大好處是,既具有獲利潛力,又不必承擔風險。從事交易若要減少風險,則可以縮少交易規模。然而如此,獲利能力也會減少。如果加進別人的資金,我不但可以用它來增加我的獲利,同時也可以把風險控制在低水準。(註﹕在第二次訪問中,丹尼斯改變了對這個問題的看法。這可能是受到其基金遭受重大損失的影響。丹尼斯決定脫離資金管理人的工作,他說﹕“我發現替別人管理資金是得不償失的事。不過,不是在財務方面,而是在心理方面。”) 

問﹕我知道你不會喜歡下面這個問題,不過,我還是要問。你所管理的基金有一部分在1988年4月被停止交易。這是不是因為那些基金已達50%的自動停損點? 

答﹕事實上,我們是在這些基金的虧損達約49%時,就停止交易了。我們出清所有的部位,然後請求投資人準許再降低停損點。 

問﹕你會不會因為這次經驗而改變你以後的交易策略? 

答﹕我可能會提前停止交易,以減少虧損。不過,我不會改變交易策略。有人曾經對我說﹕“市場既然不景氣,你大可反向操作,這樣不就能轉危為安了嗎?”我告訴他,我絕不會反向操作,因為就長期觀點來看,這種做法會造成難以挽救的虧損。 


發展交易系統日益困難 


問﹕你是否認為市場本身的變化造成了你的重大虧損? 

答﹕很難說。不過,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即市場上價格向上突破的假相越來越多。 

問﹕這種現象是否與過去五年到十年間,電腦交易系統日益普遍有關?是不是有太多人使用這類系統,結果反而使這類系統無法發揮功用。 

答﹕這是毫無疑問的。這種現象代表市場上技術面的力量已經凌駕基本面。 

問﹕如果市場變化過於離譜,你是否會立即出場? 

答﹕當然,如果你在這種情況下猶豫是否要立刻出場,你就一定會惹上大麻煩。 

問﹕你認為電腦交易系統是否會有完全失效的一天? 

答﹕我們總有一天會發現電腦交易系統不再管用。甚至往後要發展一套好的交易系統會加倍吃力。 

問﹕在這種情況下,以往所使用的交易方法,在往後還能發揮同樣的作用嗎? 

答﹕假如你對市場的看法正確,你還是可以找到有用的電腦交易系統。恕我不能詳細解釋這套方法,假使這套方法有效,這實在是極有價值的資訊。要成功,就必須領先別人一步。 

問﹕聽你的口氣,好像你早在1987年底陷入低潮之前,就已經著手尋示這個問題的解決之道了? 

答﹕是的。過去十年間,使用電腦交易系統從事交易的人越來越多。我們早就開始在討論這個問題。我們花了大半的時間嘗試把市場上的各種問題觀念化。花了好幾年時間,我們才知道如何提出正確的問題。 

問﹕你是在什麼時候才找到答案的? 

答﹕說來相當諷刺,大概就是在我決定停止操作的時候。 

問﹕我知道你不願詳細解說你的解決方法,不過你這套對付技術面假突破的方法,是不是從短線為著眼,因為只有如此,你才能即時反應市場變化? 

答﹕這套方法的好處在於它能根據個人的操作風格,為他找出市場中期走勢。 

問﹕當你提到你所管理一億美元基金虧損了50%的時候,你的口氣仍然很平穩。你真的是處之泰然嗎?你的情緒難道沒有受到影響? 

答﹕我盡量避免讓自己的情緒受到影響。為這種事情而感到心神不寧,既不值得,也無幫助。在下操作決策時,必須盡量避免摻雜個人的情感在裡面。 


操作宜以平常心處之 


問﹕你說得很對,可是你是如何做到的? 

答﹕你必須保持平靜,畢竟交易只是生活的一小部分而已。同時,對我來說,操作失敗導致情緒受影響,會使我對日後的交易喪失信心,而只重視短利,會忽略了大局。因此,我會盡量避免讓自己因為交易失利而陷入情緒低潮。 

問﹕你是說你可以避免落入情緒的陷阱中? 

答﹕是的。不過,我也會在交易順手時,以平常心待之。假如你會因為交易成功而過度高興,那麼在交易失利時,你就會益發感到失望。我從事交易已經有20年,若非學會了保持平靜,我早就會被交易生涯中的大起大落逼瘋了。 

問﹕歷經20年的交易生涯,你是否比較容易避免掉入情緒的陷阱中? 

答﹕也不盡然,我只是變得比較容易保持平靜,而每個人都會有彈性疲乏的時候。交易員就像拳手,市場隨時都會對你施以一番痛擊。經歷了20年,我已習慣這些痛擊了。 

問﹕你對交易員在交易夫利時應該如何自處,是否有什麼建議? 

答﹕這有點像打高爾夫球,第一桿打得很差時,你大可怨天尤人,然而在打第二桿時,你仍然得全神貫注。 


不過分重視經濟指標 


問﹕你會使用如經濟成長率、通貨膨脹及美元匯率等長期經濟指標,做為交易決策的依據嗎? 

答﹕我會注意這類指標,但是,我會盡量避免在從事交易時利用這些資訊。操盤有點像是擲被你動過手腳的骰子,你之所以要賭骰子,是因為你知道這顆骰子(市場)對你有利。長期經濟情勢即使可以驗證交易決策的正確性,但是我還是認為,對個別交易而言, 並沒有差別。 

問﹕即使你認為美元會崩盤,你仍然不會改變既定決策的方向,是嗎? 

答﹕我認為不會,而且我也認為決策的方向不應該受到影響。從事交易最忌諱的事莫過於錯失大撈一筆的良機。過分重視長期經濟情勢,就會使你犯下這種錯誤。舉例來說,假設我因為認為美元行將走軟,而放棄拋空外幣的機會,我可能就會因此而錯失一大筆財富。就等美元後來的確定,我又獲得了什麼?也許只是躲過一次小虧損罷了。 

問﹕沈浮交易20年,你認為美國未來經濟的大趨勢是什麼? 

答﹕我敢斷言,美國的通貨膨脹率將會在1990年底創下新高峰。 

問﹕導致通貨膨脹的主要原因是什麼? 

答﹕主要原因在於避免經濟大衰退。為了避免經濟衰退,美國政府會設法刺激經濟成長。 

問﹕換句話說,美國政府擔心經濟衰退而放寬貨幣政策,結果卻引發通貨膨脹? 

答﹕是的。借錢給政府與企業界的保守派人士不會相信,放寬貨幣政策是解決經濟衰退的方法。 

問﹕你是說預算赤字是一顆定時炸彈,遲早會對經濟造成重大傷害? 

答﹕是的。我們不能因為這個問題目前不大,就認為不是問題。 

問﹕這麼說來,我們目前是年復一年的審查預算赤字,然後說﹕“這個問題現在不大,經濟還相當景氣。”直到有一天,預算赤字嚴重到不可收拾,大家才會驚醒過來? 

答﹕這就像是白蟻。你可能等到房子垮了,才注意到白蟻的存在。 


減少赤字平均預算 


問﹕假如你是美國總統,你的當務之急是不是解決預算赤字? 

答﹕當然是。我認為這對民主黨尤其重要,因為是他們首先引用凱因斯經濟理論的。雖然這是個相當偉大的理論,卻不適用於現實世界。 

問﹕我不認為凱因斯曾經提倡在經濟景氣時使用赤字政策。 

答﹕是的,他並沒有這麼說。他只說,在景氣時使用盈餘政策,在衰退時運用赤字政策。目前我們的問題則是只有赤字,同時政府又欠缺足夠的意志力在經濟景氣採行盈餘政策。一言以蔽之,美國政府顯然是以凱因斯理論做為貨幣寬鬆、過度支出與過度消費的藉口。我們必須承認在現實世界里,財政赤字的觀念是有瑕疵的。 

問﹕你認為那些經濟理論適用於當前的經濟環境? 

答﹕我們應該拋棄赤字預算的做法,我們必須逐步減少赤字,而且聯邦政府也應效法各州政府平衡預算,佛利曼所提,以經濟成長率來決定貨幣供給額的穩定成長,或許是好建議。 

問﹕你對交易新手有什麼忠告? 

答﹕從事每筆交易時,你都必須有最壞的心理準備,因此應該小量經營。另外,你應該從錯誤中吸取經驗﹔不要斤斤計較每天行情的漲跌,應該注意交易決策的方向,不應對單筆交易的成敗患得患失。(在丹尼斯宣布退休之後,我曾經透過電話追問他 幾個問題。我把問題告訴丹尼斯的助理。幾天之後,助理打電話給我,把丹尼斯的回答告訴我。以下就是這些問題的答案。) 

問﹕在你從事交易的最後一年,你的基金投資人賺得並不多。如果有一位投資人從你擔任交易員的第一天起就投資你的基金,他今天會是什麼情況? 

答﹕每1000美元會增加3833美元,平均年投資報酬率為25%。 


勇敢面對失敗的交易 


問﹕聽說你在從事交易的最後一年損失慘重,這種說法是否有誇大之嫌? 

答﹕我在市場上所賺到的錢,有10%是在最後一年虧掉的。不過,就資本凈值的比例來說是偏高了,因為我曾經捐了不少錢做為慈善及政治獻金。 

問﹕最後一年交易不順手,是否使你決定提早退休? 

答﹕沒有。這和我退休沒有任何關係。 

問﹕退休之後,你會完全不涉足交易,還是偶而會做一些交易? 

答﹕我不再涉足交易。 

理察‧丹尼斯是商品交易的傳奇性人物。他是那種在市場行情跌到谷底時大量持有多頭部位,而在市場行情漲升到頂峰時,大量持有空頭部位的交易員。 丹尼斯認為,身為一名交易員,最可怕的錯誤莫過於錯失獲利良機。根據估計,他有95%的利潤來自於5%的交易。換句話說,如果丹尼斯不能夠確切掌握獲利時機,他可能是一名失敗的交易員。 

另外,丹尼斯還提出一項非常重要的論調,那就是,你最不想檢討的交易?失敗的交易?其實正是你最應該檢討的。

本文節錄自 金融怪傑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